中国反垄断法之摸着鹰酱过河

发布 2020-12-30 阅读 12分钟
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5f0f4a6c539e77c3c3453da84bba8025/5f0f4a6c539e77c3c3453da84bba8025.png) *图源:微博@涡轮喷气蛋* 经济发展中,鹰酱(美国)是摸着石头过河,中国则是摸着鹰酱过河,这不是一句玩笑。 随着1978年改革开放,在邓小平、赵紫阳、陈云等领导人带领之下。经历了阵痛之后中国成功从计划经济转向了市场经济。 70年代末开始的国家领导人的出访潮,带回了很多西方国家的市场经验。为中国的市场建设搭建了基石。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,制造业开始蓬勃发展。再加上互联网这一阵春风,中国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 中国用三四十年的时间跑了西方国家两百年走过的路,成绩斐然。但市场经济发展会遇到的问题,中国也避免不了。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,便是垄断。 仿佛是掐点一般,2020年双11前一天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。两天之内阿里、腾讯、美团、京东和拼多多5家公司市值合计蒸发超过2万亿元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a99035b10f1641082edde080e437fc68/a99035b10f1641082edde080e437fc68.png) 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第六项要点更是**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**。 随即而来的便是刷遍头条的阿里被反垄断调查。 今天我们便来聊聊这反垄断法。 ## 美国的反垄断法 在谈我国的反垄断法之前,不得不先说说美国反垄断法的发展历程。 在列宁的论述中,资本主义发展到最后必将导致垄断的诞生。垄断抑制竞争,它的出现必将使资本主义发展陷入停滞状态,并最终终结资本主义。 资本主义国家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随之而来的便是反垄断法。 美国的反垄断法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,最早于1890年便已通过了《谢尔曼法》。 因由参议员约翰·谢尔曼提出而得名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41bd7d9b8549ad440d25df521adb79ee/41bd7d9b8549ad440d25df521adb79ee.png) 该法规定:凡以托拉斯形式订立契约、实行合并或阴谋限制贸易的行为,旨在垄断州际商业和贸易的任何一部分的垄断或试图垄断、联合或共谋犯罪的行为,均属违法。违反该法的个人或组织,将受到民事的或刑事的制裁。 该法奠定了反垄断法的坚实基础,至今仍然是美国反垄断的基本准则。但是,该法对垄断行为、限制贸易活动的解释过于空泛,导致执法起来无法可依。 因此《谢尔曼法》在十年的时间内形如一纸空文。 20世纪初, 美国经济空前繁荣, 同样也迎来了二十年的垄断法严打时期。 1904年北方证券公司被裁定其横向合并违反了《谢尔曼法》并勒令解体,1911年美国标准石油公司与美国烟草公司同样被勒令解体。 之后在1914年通过了《克莱顿法》与《联邦贸易委员会法》,他们对《谢尔曼法》起到了很好的补充作用。将现在常见的垄断手法,价格歧视、排他性合并、 股份收购与不公平竞争等纷纷纳入了监管范围。 随之1914年同时成立了独立的执法机关联邦贸易委员会,而之前的反垄断执法是由隶属于司法部的反托拉斯局,执法上极易受政府影响。 随后美国的反垄断法执法力度一直在反反复复或强或弱,原因是反垄断法不像通常的法律一样严明。反垄断的力度会受当前经济形势、总统的个人偏好、政府的发展政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。 美国反垄断史上还有个著名的案件,便是AT&T垄断案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29618546ed0547972a1f3bab6123c957/29618546ed0547972a1f3bab6123c957.png) 1984年美国政府拆分了AT&T这家美国最大的通信公司,将其分拆成新AT&T公司(专司长途业务)和七个本地电话公司(即“贝尔七兄弟”)。 此举虽短期内引入了竞争,降低了通信费用。 但长远来说使得美国的通信公司过度追求短期市场,降低了在科研等长期项目上的投入,使其缺乏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。 因此这家由电话发明人贝尔创建的AT&T最终在5G竞争中没了身影。 之后美国没有再分拆过任何企业,美国政府和19个州联合起诉微软公司的微软垄断案也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,以和解结束了诉讼。 ## 中国的反垄断法 中国首部反垄断法于2008年开始执行,但与美国的《谢尔曼法》类似。这部反垄断法缺乏对垄断的明确定义。 并且这部反垄断法的执法机构竟然由工商总局、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来共同执行。共同执行的结果导致了职责不清,因此反垄断法的效果一直不好。 直到2018年4月10日,直属于国务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挂牌,接过了反垄断的重担。 执法机构明确了,接下来便是法规的完善了。 2020年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《<反垄断法>修订草案 (公开征求意见稿)》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74a8fd317a5e4d63701559e4eb256d82/74a8fd317a5e4d63701559e4eb256d82.png) 这部修订草案还是针对传统垄断形式的一些补充,针对互联网行业的平台化垄断、价格歧视之类的垄断还尚未作出明确指示。因此互联网巨头的法务们扫了一眼,只让老板们继续奏乐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75d653de0fec07f7569c9acc266aa9cb/75d653de0fec07f7569c9acc266aa9cb.png) 正义可能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 当各大电商平台还在为双11的到来而狂欢,社区团购还在为了争抢地盘打得头破血流时。 2020年11月10日,中国市监局像踩点似的发布了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0fadc8df3d39b7ad9becdf3ec022b41f/0fadc8df3d39b7ad9becdf3ec022b41f.png) 这部征求意见稿针对互联网企业可谓是,针针见血刀刀见肉。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77ab0708c8a5d138d5d36e6a9325bd27/77ab0708c8a5d138d5d36e6a9325bd27.png) ![image](https://qiniu.chaorencode.com/91181341b61555de8dbf4accc269eb0c/91181341b61555de8dbf4accc269eb0c.png) 再结合2020年12月16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六项。 ***六是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。反垄断、反不正当竞争,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、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。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、增强国际竞争力,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,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,健全数字规则。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、数据收集使用管理、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。要加强规制,提升监管能力,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。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。*** 意思很明显了,你们这几个互联网公司 too young too simple,玩的那些小伎俩什么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的价格歧视国家都了如指掌。以前需要你们提供就业岗位解决民生问题,需要培养几个国有大企业,才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但你们现在太过分了,是时候敲打敲打了,企业不能只顾利润,也应该有点社会责任感。 为什么偏要对互联网行业平台经济出台规范呢? 因为互联网产业因没有了地域性的限制,是最容易产生垄断的行业。并且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路程通常都是靠不断地融资,用钱低价抢占市场​或并购对手,在达到垄断后再提价收割​。 第一名吃肉第二名喝汤第三名吃土指的就是互联网​行业的发展。​ 不过现在互联网巨头跳的舞该停了。 ## 结语 垄断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,一方面他通过自身的垄断地位来控制市场价格、赚钱高额利润、打压竞争对手。但另一方面,它也能有效降低成本、使资金能投入长期科研、帮助国家抵御外来资本、 在国际市场上提升国有企业竞争力。 因此不宜全盘反对垄断组织,应该规范和管理好垄断组织,反对不好的垄断形式。 大家喜闻乐见的拆分阿里应该是不会发生了。 国家之后的目标应该是以完善反垄断法为主,在阿里等大企业出格的时候敲打敲打,规范他们的活动。